美高梅网址 > 游侠网单机游戏 > 港台小说也是网络小说的重要源头之一

原标题:港台小说也是网络小说的重要源头之一

浏览次数:195 时间:2019-10-10

港台小说也是网络小说的重要源头之一。网络小说能发展普及到今天这个地步,除了感谢我天朝这十几年的繁荣昌盛之外,最该感谢的有两样:一是电脑和信息技术的飞速进步,二是大学扩招所带来的年轻人文化水平的激增。前者不必多说,这十几年最大的变化就是让我妈这样50多岁的家庭妇女和我女儿这样的3岁幼童都能熟练上网,近3、4年智能手机的发展更是让随时随地看电子书成为了可能。过两年平板和电纸书白菜化之后,看网络小说的人还会更多。

至于说后者,道理也很简单。即便现在各行各业都有书迷,但大学生无疑仍是网络小说最大的消费群体。因为这批人空闲时间最多,其他娱乐又费钱,便宜又能杀时间的网络小说是最好的选择。如果没有大学扩招,现在70%的大学生可能都正在工地上搬砖或者工厂里开车床,哪里有这种闲心去看小说。另一方面,大学毕业之后工作的人多少也会保留点上学时候的习惯,于是就成为了网络小说最大的消费群体。

这十几年来,主流文学界的固步自封和港台小说文化的衰落是网络小说坐大的间接原因。主席教导我们:舆论阵地我们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去占领。主流文学的情况前面提了一点,最大的问题就是固步自封,我写我的你看你的,既不考虑读者的爱好也不考虑作品的题材,主流文学家俨然一群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还有就是圈子化,是我圈子里的人,写梨花体也有人给吹成好诗;不是我圈子里的人,喜欢的人再多也是野路子。小说题材呢,总就那么几样,写的好的就那么几个人:贾平凹是写农村的、王安忆是写小资的、王跃文是写官场的、刘震云路子宽点,但我看不懂他的东西。剩下还有写文革的、写知青的、写民国范儿的……总之都是一些老黄历。十几年就嚼那几块馍,都没味了还嚼。问题是现在读书的人都是一群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谁耐烦整天看这些东西。

港台小说也是网络小说的重要源头之一。港台小说也是网络小说的重要源头之一。港台小说也是网络小说的重要源头之一。填补空白的,在网络小说出现之前是金庸古龙梁羽生卫斯理温瑞安黄易,是琼瑶席绢三毛。港台文化在上世纪80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烜赫一时,九十年代末其实已经退潮,但港台小说在高中大学生的影响力直到2004年前还远高于大陆作品,直到被网络小说集团军以数量的极大优势打败。在黄易之后,港台小说界再也没有出现过一个对大陆影响力深远的人物或作品。九把刀可以勉强算一个,但恐怖小说毕竟是小众东西,影响力有限。罗森也勉强算一个,但他的东西本身也属于网络小说,而且他的成就多半在H文上,也难入主流。我们这代人高中时的精神食粮竟然要靠金庸新、古龙巨之流盗版伪书来填补。港台文化的衰落无形中为网络小说的崛起留出了足够的空间,当然,话也可以反过来说,因为网络小说的出现,港台也失去了再出一个金庸古龙的可能。另外,港台小说也是网络小说的重要源头之一,这个以后再说。

网络小说出世时就面临着这样一个环境,一方面是数以千万计的喜欢通俗小说,需要通俗小说打发时间的人群,一方面是不接地气的主流文学界和拿不出新作品的港台文化。所以新生的网络小说迅速就占领了这样一个市场,并发展成为中国阅读人群最多的通俗小说。这样的结果既是天时地利人和,中间也不是没有过波折。虽然我不喜欢起点模式,但不可否认的是以起点为首的小说网站在其中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

通俗小说或者说世俗文学,说白了就是老百姓在文字上的消遣娱乐,起的作用不为教化,只为休闲消磨时间。这种东西体裁可能不一样,但每个时代都肯定会有。在唐朝,它叫唐传奇;在宋元,它叫话本小说;在明朝,它叫三国水浒西游金瓶梅;在清朝,它叫红楼梦聊斋三侠五义包公案;在民国,它叫鸳鸯蝴蝶派蜀山奇侠传;在解放初,它叫林海雪原烈火金刚苦菜花;在文革,它叫手抄本;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它叫金庸古龙梁羽生;在九十年代,它叫读者知音故事会。到了二十一世纪初,我们可以自豪的说,它叫网络小说。

港台小说也是网络小说的重要源头之一。通俗小说的题材其实都是同一套东西:穷书生花园幽会富家小姐,中状元天子赐婚;无辜小民被富豪恶霸欺辱,清官智断案,强项抗皇命;名将世家保国抗蛮夷,昏君奸臣陷害,忠良后代平反冤狱;说白了都是些市井小民做梦才能梦到的,一辈子都不会有的刺激经历。这些通俗元素与时代特色的结合,就是各种形式的通俗小说。网络小说也不例外,但世易时移,我们这个时代的普通老百姓跟之前任何一个时代都有所不同,现在任何一个大学生的知识水平放到民国前都至少是教授级别,更别说封建年代了。虽然多数人审美观还是那些通俗的要素或者说“爽点”,但喜欢的题材大为不同,比之前那些东西大有扩展。比如说三百年前的书生可能幻想自己中状元之后封妻荫子就够了,现在的大学生则会幻想自己回到明末逆天改命让中华民族走上工业化道路。这跟作者读者们受的教育有关,跟这十几年来的文化思潮也有关。

如果把网络小说比作一条河流,那么它大致是由以下几种东西发源,逐渐汇聚并不分彼此的:中国传统文化和现代文明是它的主干,西方奇幻、科幻文化和日本ACG文化是两条最重要的支脉,港台小说特别是黄易小说是它的前驱,中国本土科幻奇幻小说与它并行一段时间,现在正逐渐合流为一。

中国传统文化就像是空气和水,你以为自己离开了它,但始终还是在它之中存活。可能现在大多数人一毕业就把文言文和唐诗宋词忘个精光,教授们会讲个三国演义水浒传都能上百家讲坛。但多数人没有察觉到,自己骨子里面还是愿意与传统文化亲近的。网络小说作者们很懂得从传统文化中寻找营养,以佛道两家和上古神话为代表的古代神秘文化尤其在网络时代得到了发扬光大。

最初的网络小说如《诛仙》和《飘渺之旅》等对传统文化的态度还只是借鉴,从《山海经》里摸一些怪物名字来用啦,从道家典籍中找几个概念来装点文字啦之类的,可以说学到的只是一些皮毛。但即使只是一些皮毛也足以打出一片天下了。从此之后网络小说江湖上有了仙侠、修真两大流派。到了梦入神机写《佛本是道》时就开始直接抓古典神话、历史传说、神话小说中的人物如孙悟空猪八戒来跑龙套了,他开创的这种被我定义为“新神话小说”的潮流后来也曾喧嚣一时。其他类型的小说中,穿越和架空历史小说中的传统文化属性不用多说,有意思的是,许多人写西方奇幻、写科幻也会不知不觉带上中国式的文风,这不能不说是因为这种东西是深入中国人骨髓的。

除了都市小说之外,现代文明对网络小的影响更多体现在世界观和方法论上。这一点在那些回到过去改变历史的小说中体现得更为明显。几乎所有穿越到古代的小说都是建立在“我来自的时代比过去要好得多”这样一个理念上,穿越者也即作者的化身、读者的代入,无不想用自己时代的先进东西来改变这个旧时代——好吧,披着穿越皮的宫斗小说可以例外。这个不多说,以后说到穿越小说时再说。

作为现代文明对网络小说影响力的最好体现,科幻小说却始终在网络小说大家庭中处于一个不尴不尬的地位。一方面是带有科幻色彩的小说并不少,另一方面是这些小说绝大多数距离真正的科幻差距甚远。或者是披着科幻皮的玄幻小说,或者是类似电子游戏攻略的东西,总之写出科幻感觉的网络小说少之又少,只有《寻找人类》等聊聊几本而已。

有一大类叫做“虚拟网游小说”的网络小说其实也是现代文明的体现,因为几乎所有的这种小说的想象都是模拟的网络游戏,只不过是更加真实、更加多彩的网络游戏。而网络游戏(也包括各种单机游戏)迅猛发展,也是这十几年的事儿。

现实社会的一些现象和思潮也会影响网络小说,毕竟小说总是现实社会的缩影,或明或暗的会反映一个时代的风貌。网络小说这十几年主旨其实变化很大,这跟现实社会人们越来越趋近于功利有关。十年前的《佣兵传说》里,主角还可以是一个淳朴天真的英雄,还有一些可以肝胆相照的伙伴;十年后的今天,绝大多数小说都恨不得让主角变得算无遗策、杀伐果断。几年前当《亵渎》面世时,一个阴险、恶毒、卑鄙无耻的主角曾经引起过广泛的争论,但如今罗格放到许多小说里面已不算什么了。在现实社会丛林法则的驱使下,更多的网络小说主角是类似《佛本是道》中周青那样的崇尚力量和权力,并为之不惜一切的人物。

网络本身是舶来品,网络小说自然也受到不少外来文化的影响。事实上,初期的网络幻想小说曾被仿西式奇幻和仿日式轻小说占据过大半壁江山,到04年左右穿越架空和仙侠修真小说才逐渐起来。

我觉得西式奇幻、科幻小说的流行跟美国大片在那几年的流行有关,也跟当时欧美电脑游戏流行有关。好莱坞大片在20世纪90年代大举进入中国,其中有相当大部分是幻想题材作品。它们那宏大的叙事,浩瀚的想象力,曲折的故事情节以及严谨、真实的世界体系,特别是那种把想象力具象化的能力对最早的一批作者的触动无疑是相当大的。于是《指环王》、《哈里波特》、“龙与地下城”系列这些西式奇幻作品和一大批科幻巨匠的作品在中国也流行开来。只不过,当时《科幻世界》杂志尚在黄金期,科幻爱好者们多半投奔了他们,奇幻爱好者们则多半成为了网络小说的先驱。

光有这些还不够,中西文化的差异毕竟很大,西式奇幻有多半是一个体系的产物,让一个普通读者理解起来很困难,光是骑士、魔法师、祭祀、牧师这些就麻烦了,还有一大堆龙啊、恶魔啊、巫妖的之类的怪物。但恰恰在这个时候,一大批优秀的西式奇幻题材游戏也进入了中国。上手简便、玩法多样的《暗黑破坏神》系列、剧情曲折、博大精深的《博德之门》系列等等让奇幻的世界更加容易理解,让读者们在读小说时有了代入感。

蓝晶是最早一位以写西式奇幻成名的中国网络小说作者,他的作品受经典的奇幻小说影响很深,有一笔漂亮的翻译腔。他的作品中《魔法学徒》最早,也最戏谑,受当时恶搞文化影响最多。《魔盗》写得最认真,世界设定和故事情节也最可称道,但烂尾的无以复加。

后来的西幻小说作者很少有像蓝晶这样老老实实用翻译腔写的,一则文笔不够,写了也是画虎不成反类犬;二则这种写法其实并不讨好,读者并不耐烦去看那些大长句。所以大多数的喜欢作者只是借用了一个西幻的皮,内里还是中国化或日式的东西。比如早期的《佣兵传说》,里面也有龙,也有魔法师战士这些东西,但核心故事情节却一点也不西幻,人物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都是中国式的,甚至名字都是中西结合的杂糅。又如《历史的尘埃》,虽然借用了魔法门的背景设定,但语言风格和人物完全是武侠式的,还是古龙和温瑞安的武侠。

西式奇幻在我看来最大的优势在于其着眼点在于设定一个世界而不是人物,包括主角在内的一切人物和故事都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然则,我们的西幻网络小说却有一大部分把世界设定简化到可有可无,而去着重突出主角。这种YY流小说以《我是大法师》为滥觞,后来蔚为壮观,至今仍是西幻的主流。着重世界体系的小说多半是DND(即龙与地下城,是西幻中的一种规则)系列或伪DND系列,大多数偏小众化。至于那些仍在坚持翻译腔写作的更是小众中的小众。像《昆古尼尔》,典型的叫好不叫座,很多人评价很高,但大多数读者都直言看不懂。这一类的原教旨西幻和前述YY流西幻互相敌视,再难分开。

日本“宅文化”对网络小说的影响也是由来已久,特别是日本动漫、卡通、游戏这三者对网络小说影响深远。这跟网络小说作者们的成长经历有关,也跟日本文化的特殊性有关。作为网络小说作者主力军的80后一代人差不多都是看着日本动画片,玩着任天堂游戏长大的。成长过程中多数人又开始接触日本漫画、各种电脑游戏、日剧、轻小说等等,这些经历对一个人的思维方式难免会产生影响。至今网络小说中仍有浓厚的ACG风味,随着90后一代作者的出现,这种趋势大约只会增强。

跟欧美奇幻着力构建一个世界不同,日本宅文化对小说最重要的要求是说好故事,表现好人物。所以经常会看到日本动漫借用西方奇幻、科幻的背景又总是进行一些改造,经过日式改造的世界观往往会会萌上许多——顺便,“萌”同许多网络流行语一样,也是从日语中来的一个词。这个词跟汉语中的“可爱”有相似之处,但多少又有点不一样的地方。日本ACG文化大致上分两类,一类就是这种面向小孩子大孩子的萌系,一种是面向少年的热血系。但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故事背景简单,人物性格鲜明,主要人物外貌漂亮,故事情节引人入胜,时不时撒点狗血。

当然除了ACG日本也有别的,比如《银河英雄传说》在中国网络早期曾红火一时,并且对初生代网络作者影响非常深刻,许多现在著名的作者当年都是银英迷。不过虽然加入了浩瀚的宇宙背景、复杂的国际关系和多层面的战争描写,但究其本质仍是典型日本ACG风格的小说。这些东西还包括流入的一些风格或沉郁或夸张的轻小说,都曾对中国网络作者的笔风产生过深刻影响。

网络小说起自台湾,而台湾正是中国受日本风格影响最深的地区。早期的台湾网络小说如《风姿物语》、《阿里不达》等都有很明显的日本风格。《风姿物语》的轻小说风格几可乱真,《阿里不达》则明显有借鉴和恶搞银英等日本小说、动漫的成分。大陆早期的网络小说如《紫川》、《佣兵传说》等受日本文化的影响也不少,明眼人一看便知,不再赘述。后来的网络小说中写日本动漫同人的很多,这里也不多说。还有一部分小说虽是西方奇幻背景,但写作过程中却不自觉地掺杂进去许多日本动漫风格的东西,比如博得之门的《娶个姐姐当老婆》即是典型案例。仿日本轻小说风格的也有,如柳水心的《恶魔书》,但事实证明这种东西还是小众化,并不适合中国广大的市场。

说到扎根中国民间的类型文学体裁,其实只有四大类:武侠、讲史、言情和神怪。四大名著中,水浒是武侠,三国是讲史,红楼是言情,西游是神怪。但到了现代,在网络小说出现之前,只有武侠和言情小说出现过复兴,其策源地在港台。

武侠小说上世纪50年代在香港复兴,最初的几本所谓“新武侠”,除了增加了一些爱恨情仇和现代价值观之外,写法上与旧小说并无多大区别之处。直到跨时代的巨匠金庸出现之后才一举把武侠小说提升到“新武侠”的程度,金庸的武侠小说无论是故事情节、题材、思想还是文字水平都把旧武侠甚至包括香港新武侠的开创者梁羽生等人抛开了不止一筹半筹。金庸同时代和之后的武侠作家们至今也没有人写出超过他的小说,除了另辟蹊径另创一路写法的古龙之外,其他武侠作家甚至连金庸的衣角都抓不住。金庸武侠小说最大的特点在于其既有引人入胜的情节,感人肺腑的情感,又有比较深厚的文化内涵,后起的武侠作者又学到前两者的,文化内涵则无论如何也难赶得上。笔者在高二读完金庸所有作品之后顿入书荒,看见书摊上明知是骗人的金庸新、金庸巨的东西打算解渴,一读才知道真货跟赝品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改革开放之后,金庸等人的小说(盗版)和他小说改编的香港电视剧一起进入大陆,一下子成为当时最为火爆的通俗读物,其影响力蔓延达20年之久。网络时代初期,模仿金庸古龙等人的武侠小说也曾经出现并繁荣过,甚至被冠以过“大陆新武侠”这样的名头,其中也颇出过几本不错的小说,比如凤歌的《昆仑》就是比较少见的纯正金庸味小说,泥人的《江山》甚至有把武侠小说推向更深入境地的趋势,但是他们中间缺少一个像金庸这样让人高山仰止的人物,其作品也没有能超越金庸的最高水平。

不能不提到的一个人物是香港的黄易,此人介于武侠小说时代结尾和网络小说时代开启,起到了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黄易原本也是写武侠小说的,他的文笔并不如何出色,但想象力实在惊人,许多思路和概念直接影响了当时正在萌芽期的网络小说。比如《破碎虚空》对后世的仙侠小说影响深远,《寻秦记》则是后来穿越小说的鼻祖。黄易在2000年左右曾经红得发紫,书店里的盗版网络小说书皮上往往认黄易当作者,客观上了他也大大推动了网络小说的普及。不过黄易的小说毕竟是历史交汇期的产物,很快就被历史大潮所抛弃。

网络小说兴起之后纯武侠作品逐渐没落,现在只能守住《今古奇观武侠版》等几个据点,连金庸客栈、天涯仗剑江湖这样曾经人才辈出的论坛都一同没落了。但武侠小说的思路和创作手法早已深入人心,大多数的网络小说其实都在有意无意的模仿借鉴金庸或古龙,所区别只在于多还是少。比如《诛仙》开头的桥段让人一下子想起《笑傲江湖》中的大师兄与小师妹——事实上整个仙侠小说说白了就是武侠小说在能力上得到大幅提升后的世界,世界观相差其实不多。其他诸如穿越、黑道甚至西幻作品中都存在一些武侠小说的遗迹,而梦入神机开创的国术小说则也可勉强认作是一种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的情况如武侠小说有相似之处,因为有了琼瑶及其小说改变的电视剧,言情小说在大陆才能真正红火开来,也是一直延续到网络小说时代开启,最终被女频那些穿越后宫小说和耽美小说所取代。

相比树大根深的武侠和言情小说,中国的另外几类“类型文学”如奇幻、科幻、推理之类就完全是先天不足后天失调的畸形儿了。中国之所以会有这些小说的概念,完全源自于外国,它们在文化属性上先天就不合中国国情。

“中式奇幻”作为一个生造的概念曾经在2004年左右引起过圈内外的广泛争论,由此也引爆了中国类型文学史上最大的一个乌托邦——九州世界的诞生。站在今天的角度上看,九州的世界观很大程度上照搬了西方DND规则下的世界观,河洛族之于矮人,羽人族之于精灵都有着种种相似之处。但是九州汇聚了网络小说初期最具号召力的几大作者,特别是江南与今何在二人的加盟大大提升了九州的知名度。九州最早的作品中,《缥缈录》和《羽传说》一度占据了畅销书的前排席位。但是好景不长,江、今二人的决裂带来了九州系列编辑部的分裂,两人和两本杂志的争吵一直持续到今天,而当年“要做中国版龙与地下城”的豪言壮语也早已纷飞在风里了。

九州系统之外的中式奇幻作品,比较出色的有小众名不见经传如赤军《尘劫录》系列,有奇诡清丽的骑桶人《归墟》系列,有徒有悲情,整体张力不足的沧月沈璎璎《云荒》系列,有只能作为小品文欣赏的可蕊《都市妖奇谈》系列,以及燕垒生《天行健》系列。但无论哪种,带来的影响力都只能说仅限于小众范围,读者相对较多的后两者《都市妖》和《天行健》都在经年持续的更新慢热中耗尽了读者的耐心。

是这样,中式奇幻在作者人员组成上看绝大多数都来自于早期的网络小说写手们,当他们抛弃自己专长的网络写作转投实体杂志和出版业时却正好赶上“起点模式”的大行其道。他们的读者群绝大多数并没有培养起对他们的绝对忠诚感,仍然习惯于网络小说的阅读方式,在传统的出版方式和新型付费阅读模式博弈中他们是失败者。中式奇幻本质上是被网络小说给吞噬掉了。

当然在笔者看来,中式奇幻失败的原因还在于,中国本身就有相对西方喜欢的幻想世界——武侠和仙侠。非要另起炉灶重新去设定一种世界观,是费力不讨好的事。

科幻小说的处境相对来说略好,原因是其占一个“科”字。在主流眼里,科学是好的,是小孩子们需要的,所以科幻作为一种“儿童文学”是无害有益的。所以尽管科幻圈里人多数喜欢强调当局对科幻的打压,但事实上科幻文学能维持到现在不被网络文学这种怪兽完全吞噬掉,很大程度上要靠政府在背后的支撑。当然中国的科幻文化从解放后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有过两次高潮期,并不像奇幻那样毫无传统。尽管面临着青黄不接的窘境,但刘慈欣等优秀的科幻作家们还是让科幻文学拥有了一席之地,并培养出了不少忠诚的读者。

到目前为止,在起点和纵横这些主流的网络小说站点上还没有纯粹的、符合科幻圈审美标准的科幻小说出现过。但是随着两种读者群的融合和起点作品的进一步多样化,在可期的未来,我们能在网文圈子中找到下一个刘慈欣。

本文由美高梅网址发布于游侠网单机游戏,转载请注明出处:港台小说也是网络小说的重要源头之一

关键词:

上一篇:(海绵宝宝语)只要咖喱就着米饭吃就吃了好几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