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网址 > 刺客信条4 黑旗 > 维特赶忙拉鲨坐起

原标题:维特赶忙拉鲨坐起

浏览次数:62 时间:2019-12-07

目录

上一章:彼女容颜倾城

维特赶忙拉鲨坐起。第四十六章:未定虚构结局

她的光芒如此耀眼。他伸出手,想要紧紧地抓住她……这根救命稻草。

从混沌中醒来的鲨抓住了维特脚踝。光源并不来自维特,而是身穿现代人衣物的九天玄女。维特正蹲在鲨身边发呆。九天玄女好人做到底,帮鲨检查身体,但她不想碰陌生男性,所以只是使用手中光球远远扫着,顺带把貂蝉作用于鲨的魔术清除干净。

“哎呀,醒了?这么快?你可帮了我大忙!”维特赶忙拉鲨坐起,“我正愁要是你迟迟不醒我该怎么去找子酉呢!你现在能走了吧?一定能走了!你先找个地方待着可以吗?”

鲨冷得发抖,眼看二人心大,没有给他取暖的意思,又大概得知了当下情况,便简单道谢,使用魔术飞快地往回赶,想换身衣服再去苏皓家;他的手机因进水报废,没法联系上鳐,所以他给自己定的计划是,换好衣服探过情报后直接去葛木宗一郎住的宾馆附近,兴许还能助鳐一臂之力。

维特赶忙拉鲨坐起。维特赶忙拉鲨坐起。早晨九天玄女离开房间时,为了节约魔力没有保留结界,但在房间内外设有监控,可以随时了解监控范围内的情况,而这监控不会被轻易察觉。她因此发现了武装得严实的貂蝉,还有见到貂蝉后捂住腰部的鲨。当时她与维特刚刚来到葛木宗一郎所住宾馆附近寻找貂蝉,为不能感知貂蝉气息而发愁,貂蝉这一露面马上将二人吸引过来,但其后她的气息又很难感知,直到她对鲨使用宝具——幸好那时她们离事发地点不远。在九天玄女捞起鲨和另二人之际,貂蝉逃得无影无踪。

商鞅的出现也让九天玄女明白,那个与维特同居的胖子依然是裁定者的御主,也许因为怕暴露身份带来麻烦,他一直隐藏得很好。既然身为御主之一,貂蝉前去刺杀他的理由也就很明显了。不过子酉身上应该还有令咒可以自保,因此她不很担心。她们前去的目的只是打败貂蝉,解放Rider。

为保存子酉的魔力,商鞅与子酉徒步前往圣杯所在地。这段路需要走好些时间,不过距离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尚可接受;可子酉走出两公里后喘得不行,那时二人路过一公园,子酉非要进去找地方歇息,还跟化作普通老人模样的商鞅在大庭广众之下吵了一架,吵完不顾走得酸痛的脚,丢下商鞅自个儿进了公园,找到木质长椅一屁股坐下,拿出手机启动游戏。

这时,子酉不知自己是否花了眼,瞥见一穿着粉红蕾丝边花裙子的平胸萝莉走过,便惊慌地抬头去看,发现那萝莉竟cos着他最爱的游戏角色之一,并且停下脚步冲他微笑!

“龙……龙娘 [注1]!是你吗!”子酉一时思绪混乱。他恨不得现学一套能将自己变为美少年的魔术,好配那萝莉的甜美。

萝莉向子酉走来,脚踝处用细丝线绑上的铃铛声音清脆。还未走出三步,她竟摇身一变成为大胸御姐,那也是子酉最喜欢的游戏角色!他顾不得问自己为何如此,只是喃喃:“啊……赖光 [注1]维特赶忙拉鲨坐起。!”

至子酉前方两米,她再一变——

“贞德 [注1]!哈,我的愿望实现啦,感谢圣杯!”子酉正欢呼着,忽然想到圣杯战争并未结束,而他作为Ruler御主,也没有争夺圣杯的权利,于是清醒了些,认定是维特用魔术易容,“维特你这婆娘搞什么嘛!维特!是你吧!”

维特与九天玄女正巧赶到。维特已知晓貂蝉特性,这会见子酉对着貂蝉叫自己的名字,不由得心中一暖,心想子酉虽然迷恋二次元美姬,可他所爱之人终究还是她。这样的男人她拼了命也要救下来啊!

“子酉小心!”维特惊叫。

在貂蝉匕首出鞘的瞬间,九天玄女猛挥羽翼,黑色羽毛“嗖嗖嗖”袭向貂蝉。貂蝉向前一跃,子酉连忙向后退,这一退踩上一坑,使他失去平衡向后摔去,躲开貂蝉致命一击,只受了点皮外伤;貂蝉被羽翼击飞,落在十米之外,烟尘升腾,谁也不知那瘦弱可怜的少女情况如何。九天玄女甚至有些自责,她情急之下用力过猛,而作为术士的她恰好克制暗杀者,这一下恐怕是……她在心中祈祷,那少女将不再被召唤参加如此残酷的圣杯战争。

可她分明看到了,那一片狼藉的草皮上,柔弱的身影艰难站起——这是貂蝉技能之一,“未定的结局”。没有人说得清她有怎样的结局:有人说她死去,有人说她流离失所,也有人说她被好心人所救……貂蝉自己亦不知。这种不确定性赋予她被击倒后再次站起的力量。再次站起后,她才会走入属于现在的她的“真结局”。

维特向子酉奔去,子酉摔得屁股疼,才刚骂骂咧咧地坐起了身,不过反应尚可,在貂蝉扑来之前本能地大叫:“别过来!”这一下使令咒发动,貂蝉发现自己难以向前迈步,当即转变攻击方式,玉臂挥动,两把锋利的匕首利箭般向子酉射来!

子酉抬手速度慢了些,第一把匕首深深扎入其左胸,第二把才被他的胳膊拦下。他哀嚎一声仰面倒下,紧握着的手机摔落地面,就掉在他耳畔,大声播放着游戏进入界面那令他肝疼的音乐。

维特痛心大呼:“Caster!不要手软了Caster!”

九天玄女本是不愿将貂蝉送回英灵座的。即便最后只会有一组胜出,弱小的貂蝉绝无法活到最后,她也不希望自己亲手了解她。可……

九天玄女知道自己不能再犹豫下去。她深谙兵法,若面对可以称得上“敌人”之人如此犹豫,正义与胜利是不会青睐她的,她心中之兵法也就真的成为了几卷死物。她抖抖羽翼,一排黑色羽毛再次高速飞出。

完成任务的貂蝉不觉得自己还有多大遗憾。在这里,普通女孩的生活她多少体验过,这个愿望算是草草实现了。她只是放不下她的御主,如果葛木他还算有点良心,他会不会保证她安然无恙?看在她做了这么件大事的份上他会的吧!

近在眼前的乌黑斗篷强行拉回她的思绪,手持重剑的王为她挡下所有攻击,剑羽相撞声音清脆。

项羽毫不掩饰自己的怒火:“欺负弱女子算什么本事!”

维特蹲在子酉身旁吼道:“欺负傻胖子算什么本事!”

“哼,西楚霸王真是不明事理,那妹子只是看着弱,可她的所作所为一点也不弱啊。”九天玄女话虽如此,内心却想着,貂蝉的确弱小,所以她只能寻求复仇者的庇护。她犯下的错误一定要补偿,不过她的所作所为,九天玄女可以理解。

先前商鞅几乎想要扔下这不争气的御主,毕竟能够绘制传送阵的子酉迟早会出现在圣杯前。可公园内的魔力反应还是让他调头赶过去,没想到子酉已负伤倒地,并且最后的令咒也被他用去。

这是商鞅第一次抱怨圣杯瞎了眼——找谁不好,非给他整出这样一位令他无话可说的御主!

项羽打算好好教训一下九天玄女,对方虽有神性,可他项羽偏偏不信鬼神能耐他何,更厌恶神明那副居于人上的嘴脸。作为Avenger,他从不把商鞅这个Ruler放在眼里。

九天玄女身边忽有马车近乎垂直从天而降,车右侧落在石板路上,石板生生化为碎片。秦皇先不卑不亢地向九天玄女行一礼表示感谢,后转过身,暂且不想理会项羽的存在,只盯住貂蝉。秦皇体内的离间刃刚刚消失,秦皇就循着感觉而来,发誓要消灭貂蝉洗刷耻辱。

维特却不想开战。此时子酉状况极差,她蹩脚的治疗魔术起不到什么作用,需要九天玄女帮忙;如果九天玄女抽不开身,再过不久,子酉可就……

风琴、妇好与苏皓匆匆到场,苏皓眼瞅着有人受伤便冒冒失失跑过去,此时项羽忽然打破对峙局面,召唤出千余亡灵士兵,半数主动出击,半数留守貂蝉附近;他自己则骑上乌骓,把重剑换为长枪,一夹马肚,先挑商鞅下手!

秦皇冷哼一声:“待朕取来刺客首级再助你们一臂之力!”

“不行,依我看,妹子就是与复仇者结盟才做出这些事的。我们打败复仇者,过后对妹子说教说教,她自然归顺。您是君王,只怕不懂如何教化凡人。”九天玄女说。

“说教?这位女神可真有时间,”秦皇瞥一眼正抢救子酉的苏皓,“离间刃被破前,朕被弓手御主扣于营地,枪兵前去营救。当时弓手只是与枪兵交战,而后那御主竟命令他直接攻击枪兵御主!弓手无奈,射出一支必中之箭……”

“什么?!”九天玄女握紧拳头。

“事已至此,速战速决才是正道!”秦皇已等不及,四匹马随他的意志朝着貂蝉狂奔而去,将企图拦路的亡灵们碾为粉末。

此时的成吉思汗安静欣赏湖畔风景,韩信任务完成,想离开又不知如何道别,呆立着不知所措。这一别后他俩可能再也说不上话。他还想统领大汗的骑兵好好驰骋一番呢。

“别在那站着啊,要看风景就坐下看,要回去就回去。圣杯快出现了,多体验体验生活,浪费时间也改变不了什么的。”成吉思汗将装酒的袋子丢给韩信,没有丝毫紧张。

“大汗不介意我捡了便宜?”韩信接过袋子,试探一问。

“自古战场捡便宜的多了去,狼群猎食后乌鸦紧随吃白食,可掌握主动权的还是狼,有什么可介意的?本汗只介意那女娃娃,她到底在想什么,她做这事对自己不利啊?”成吉思汗回想者必中之箭离弦的瞬间。那时他的确表演得看不出破绽,穆桂英真以为他是被令咒控制才那么做,这会应是将怒气全撒于夜狼身上了。

“她啊,也许是良心发现,不想拖着大汗一起下水?现在那帮‘正义’的家伙只会针对她,你再演一出戏,便能保全自己。”

当夜狼远远出现,两人停止对话。韩信喝两口酒,走上前将袋子递还:“那么,就此别过。”

夜狼见着韩信迎面走来,笑嘻嘻地打起招呼:“喂,还没走呐?”

“得走了。这可是最后一面了,夜狼姐姐。”韩信回以微笑。

“只是今天的最后一面……今天之后,我还要带你回老家看看呢。”夜狼虽这么说,但已做好最坏的打算。

“好,今天之后。”韩信认为自己不能活到明日破晓,说出这句话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丝希望。这个美好的世界和他那善良的御主给他留在此世的不切实际的念头。

两人客套道别后,便向着相反方向渐行渐远。


[注1]:龙娘、赖光、贞德分别为fate人物:伊丽莎白·巴托里、源赖光、贞德·达尔克。

2017年1月7日为此作圣杯降临之日。所以今天更个文。

下一章:正义道路问答

目录

本文由美高梅网址发布于刺客信条4 黑旗,转载请注明出处:维特赶忙拉鲨坐起

关键词:

上一篇:有少年拔刀

下一篇:没有了